Monday, 15 October 2012

王冠一錦囊 2012 10 11 : 出尽法宝 制约银行

怎样解决银行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下)的问题,在美国已经争论多时。自从贝尔斯登出事及雷曼倒闭以来,银行因为规模过大,对金融体系构成的系统性风险,一直未有消失过。
纵使美国国会通过了金融改革法案,制约了一些银行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行为,诸如坐盘交易,但对于银行体型过大的问题,始终改变不了。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理事「洪尼格」(Thomas Hoenig),主张恢复格拉斯-史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强逼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分家,但在华尔街一直遇到巨大阻力。况且摩根大通早已鲸吞贝尔斯登、华盛顿互惠;美银则完成鲸吞美林证券、 Countrywide Financial。事实证明,金融机构愈大,监管机关往往愈是无处埋手。如果立法规定银行资产规模上限,一方面难以界定资产规模多大才算是「大得不能倒 下」,另一方面亦会被指刻意针对那几家华尔街大行。

近日联邦储备理事塔鲁罗(Daniel Tarullo)倡议,立法限制银行持有非存款负债(Non-Deposit Liabilities)的上限,其目的其实是藉此逼大型银行拆骨。

银行的资金来源,主要分为两大类:存款负债与非存款负债。存款负债(Deposit Liabilities)即是客户存款;而非存款负债则包括透过票据融资、银行同业拆借等方式建立所得。

传统的商业银行,一直以来是「有几多存款,做几多生意」,这样营运风险比较容易计算与控制。不过,投资银行兴起之后,业界做融资生意没有存款基础已再不成问题,只要不断扩大非存款负债补充弹药,再放贷或提供融资从中赚取息差即可。

市场顺景时,投资银行几乎是无本生利,但当商业票据或同业拆借市场变得紧张,非存款负债就变成一个系统性风险的计时炸弹。

虽然巴塞尔资本协议III的目的,就是希望透过提升银行业的资本充足要求,避免再出现系统性风险。可惜银行被逼持有更多资本,放贷意欲下降,最终一样不利经济复苏。因此,不少专家倾向鼓励银行拆骨以一劳永逸。

塔鲁罗建议,应立法设定银行非存款负债的上限,而有关上限的弹性则与美国GDP挂钩。当美国经济好景的时候,非存款负债上限可以宽松一点,遇上不景气时则收紧一点,从而提升银行的风险管理。

假如有关建议落实,以资产总值计,美国六大银行都会受到影响,包括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富国、高盛及摩根士丹利。表面上存款负债规模较大的银行将具 备较大经营优势,其实未必。以高盛跟摩通为例子,截至今年3月底止,高盛存款虽然只得509亿美元,远不及同期摩通的1.13万亿美元。但摩通并不见得只 「吃老本」,靠存款基础做生意,而是同样任由非存款负债膨胀,争取每个无本生利的机会。

塔鲁罗深知有关建议意味另一场与华尔街金融圈的斗法,背后当然得到政客支持,而支持大多为民主党背景的参众两院议员。相信塔鲁罗的建议能否付诸实行,一切视乎奥巴马一个月后能否连任而定。

958 Interview June 28, 2018: Wallstreet is just using "Trade War" as an Excuse for the Fall! (Translated to English using Google Translate)

          Wallstreet is just using "Trade War" as an Excuse for the Fall! Last night Dow Jones fell 165 points to close at  2...